莫小池

高三党,
不听音乐会死星人。
同时不是长情之人,
时间一久自会忘记前段时间疯狂喜爱的事物,
包括人。

以为九点半直播女排比赛的我哼哼唧唧。

为什么是凌晨三点直播!!!

好想听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每次女排新闻之后都有短道速滑搭配食用吗?!!!



今天结束居然不是《平凡之路》而是田震的《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看到我们班一个女生的新笔记本在ViVi手底下变成褶皱山脉时心都一抽一抽疼。

历史老师说复习就像骑单车,

内宿生肯定比不了外宿的。

人家外宿生天天骑路上遇到什么情况都能应对,

你要是一两年不骑车有天去到大街上,

一辆大卡车过来你马上就吓得倒地上了,

别人还以为你碰瓷呢。




























原来真的是我自以为是了。

ViVi说“郑成功下西洋……”

我们:……………哈哈哈哈!!!

原来地理老师不仅数学不好历史也不好。

毛毛啊,

我们班有个姑娘不怎么喜欢他的声音,




她说太过沧桑。

历史老师向我们抱怨说今天一中午被高一的一个语文老师拖着科普戴望“苏”生活的历史背景,

所以这似乎成了他把“除了哥伦布其余全部(迪亚士、达·伽马、麦哲伦)都是葡萄牙人”溜成“除了哥伦布其余全部都是意大利人”的借口。

我说这“戴望‘苏'何许人也,

刚刚历史老师还向我们求证我们高一是不是学过,

得到了其他同学的一致肯定,

我很懵啊!

后来脑内翻译器帮我重新翻译了老师的话,

发现唯一匹配选项只有写过“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的戴望舒先生。。。。。。











一看今晚的语文作业,

发现又是跟巷子过不去的题,


我寻思着,




能不能把“丁香一样的姑娘”套进去。。。。。。

自从高二楼下小黑板被禁写歌名之后,

我就只能拼命听歌词,

记下来问度娘。